刻烟:国控办装象,督察组摸瞎
2011-04-28 11:10:07
  • 0
  • 2
  • 3
国控办装象,督察组摸瞎

刻 烟

督察组翩然而至,继而飘然离去。象东场的锦衣卫在锦衣夜行,有没拿着铁榔头来俺不知道,逮没逮到老鼠俺还是不知道。传说个个貌似天外来仙,组组神龙见首不见尾。但大致可以确定不是骑着毛驴来度人的。据说有好事者掀开窗帘儿窥了几眼,说是各位爷只从这个墙角摸了点数据,从那个镜框后抽了几张像片后,就揩摸揩摸一汇总,递交“国统”了。有天真的娃娃漏了嘴,说他们是关着门在家啃鸡大腿。

啃鸡腿也好,咬猪蹄也罢,关起门忽悠行情那才叫低调。反正俺也老是爱接连着看国台办喊口号,跟着就是漂亮MM播天气预报。一忽儿上升到了国际高度,一歇儿就下坠至家长里短。坐惯过山车的小民们不再闹心在开心,没个准信儿也能天晴打伞,下雨戴帽。督察组蜻蜓点水报个到,瞎不瞎摸俺不晓得,摸没摸到G点穴位俺也说不好,反正没见到受摸者有麻、痒、疼、爽的表露。但俺基本晓得抽样、均摊的数据很不靠谱,有没有人具备实情、会不会提供实情、提供多少实情,没谱。摸什么?怎么摸?还是没谱。大致是蒙着眼睛在迷魂阵里瞎转悠。

也压根没见谣传消息,谣使房控联协部门会上升至国家战略高度,很诚心很铁心地搞一个房产“国控办”的大号来押轴。所谓政策锣鼓门头像,调控是小,诛心为上,面对市场,直面下里巴人,即便是装也得要象。先前出台的新政非但与房产18铁律不搭界,而且漏错百出。下边抓瞎,上面装象,然后把过期的数据统计等杂烩往缸里一搅和,这糨糊就成了。概莫能外,是祖传秘方式的糨糊涂,涂糊住脸部伤口,让高涨脓包往下身转移,移花接木,朝三四线城市转移。即便如此潦草,推动起来还是有一搭没一搭的不连贯,砸一榔头歇半晌那般的不彻底,约莫是调到哪算哪,控多少就认多少。总让人觉得其名为摸着石头过河,实则是在闷头潜水抱着石头过河,够戗。

更没见有人把年前各省市的ZF烘抬、惟稳房价的机构美其名曰“省推办”。当下海口顶风逆上,那高调的嗓门虽振聋发聩,却至多是个“市改办”。倒是有的省市舵手转向快,一旦高压政策压头贯彻,就立马由助推转为推卸,把先前的推涨勾当往外一推就一清二白。及至督察,要落实到纸面呈供了,就赶紧的,套一套小沈阳那句“国控办,可以有;省推办,可以没有”。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文字文章而已,不是榔头棒槌。一转身,该咋整还是咋整。

业有反衬,术有尖兵。反黑斗士陈培德十年如一日,数度直达天庭,直谏习头,致使足球门最终一提溜几大串。那股舍得一身剐的铆劲,P民们还是挺服的。可惜房产楼宇很少有黑颜色,更不象球似的能砸得他骨头疼。所以他反不了房产,何况跟他一条战壕起反的还有个绿城老大。即便是有那份心也未必去较真,未必会与战友刺刀见红。

这年头要硬找个既住帐篷又能通达天庭、既体恤民情又能铆死成事的主儿忒难。还是改良了那句“外蒙,可以有;内蒙,可以没有”。难不成真的只得找几个生来不闻华夏香火纸钱味的外蒙人来督促才成,可三天两头一熏染,保不齐也会融进房产经济圈被染化了。

一涂二蒙,唱民主的未免会矫情惑众,抒民生的未必能通达天庭,但凡沾了房产边的就下不了那狠手,有了人情的也还须世故。好一番“摸瞎于装象一色,房价共新政齐飞”。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