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烟:伪道马云
2014-09-23 11:58:44
  • 0
  • 0
  • 16

                                        伪道马云

                              文/刻烟

 前言:很多年前网络上流传着一条串句“ID刻在烟上,神马都是浮云”,似乎就已昭示着某天会为马云去记录点什么;很难用一两个字或一个词去定义、去解读、去诠释亦正亦邪、既顽劣又善为人师、既是江湖小混混又是商帮领袖的这么一个颇为纠结又如日中天的“综合体”

 

   当一个人的唯一优点是“有钱太会说”,最大缺点也是“太会说有钱”时,就离“死期”不远了。风闻前不久在某浙商峰会上曾演绎人神共愤、群商齐伐马云的大戏,更是曝出“阿里5年内必死”的魔咒,俗话说:不“作”死就不会死,可即便是神也挡不住马云擅“作”的一贯做派。

 

   即便不凸显马云,也会是其他的牛云羊云。大凡在中国国情下能做大的商界暴发户,都是“起了早,也赶得巧”,不仅是时代的宠儿,而且还都善于“布道”。BAT三巨头在先期,也可谓是一穷(Q)二白(百)阿三(印度),但不外乎都是“好作之徒”,能顺着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大势,先用风投的钱,然后是依附政策扶持用银行的钱,最后上市了再圈群众的钱,“作”逆则亡、“作”顺则大。因而大众甭只光点赞屌丝逆袭为“外星人”,还得关注一下他家祖坟上是否冒了青烟。

 

   如果说马云发迹前从折腾黄页的“骗”到义乌练摊的“痞”,从发起西湖英语角的“装洋”到偷天换日剥离支付宝的“撒泼耍赖”等都还是“且作且活”的无奈之举的话;那么发达后捣腾“菜鸟”、生吞优土、媾和银泰、入主中超……然后就是一股脑地网罗打包文体娱乐天文地理----塞入囊中,且作且秀,所谓土包脓包无所不包,就颇有些周星星的风范----很是无厘头了。

 

   无法佐证穿着长衫操着一口Native English且动辄就摆个太极POSE的马云是否融会贯通了儒道经典、西式管理,但从他的口头腔中----“都是人,我就是一小混混,公司他妈的离开谁都能转”、 “杀到企鹅家去,该砸的就砸,该摔的狠狠的摔”----除了浑不吝的忘我精神与豁出去任刀剐的爱啥啥拼嘴仗外,能依稀洞悉到他深谙毛式的“敌疲我扰、敌弱我欺”的游击战略。心态该扭曲时就扭曲,心境该纠结时就纠结,这跟他爱在国人面前叨叨洋泾浜、在洋人面前耍太极的造型异曲同工。

 

   可以肯定的是,相较木讷的马化腾和还算规矩的李彦宏等,能始终领先半个身位并成功登顶,“三分顽七分劣”的马云恁是多了些幺蛾子法术,这得益于他师傅李一在天庇佑,得益于他道兄王林的隔空指点。众所周知的全体员工拿大顶,一众跟班划太极,甭管像不像伪不伪,场面上“海了去”就行,俗话说:道非道,道亦道。真作假来假亦真,扎个马步是“太真”,摆个造型就是“太乙”,要的就是精神胜利法,美其名曰凝聚力。结果是及至IPO短短几年,阿里在职员工不足两万,却有六七万员工已离职的奇观,造就了企业文化史上的奇葩。真可谓是一将成名万骨枯!

 

   活灵活现的马云应该深悟世间最为卑劣的伎俩是“拿佛赚钱,以道愚人”。是否用“佛”之事不得而知,可借“道”诸事却玩得孜孜不倦、游刃有余,且循序渐进继而演绎得冠冕堂皇。究其原因,一是被逼:经商于变中求生,企业于变中争大,这本是从商不二法门,可阿里于发展前期在与竞争对手竞争博弈过程中穷极花招、杀伐无度,且在民间坊间数度博出位,早早成为众矢之的,企业与领袖都急需精神上的慰藉,万变不离其中的“道”便成为首选;二是无奈:也可以理解一无祖荫二无背景的马云,若想在未来商途中披荆斩棘所向披靡,原先阿里式教小学玩家家似的稚嫩教条已力所不逮,惟有借力,期以精神胜利昭众生聚力,国粹“道”即成上选,由“教”至“道”;三是违心:本是顽心,岂容倡道。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明知难容且容之,知错而掩错,遂假借道;四是托大,心气儿高:若干年前还是马教主时,尚且隐于市时,便已元神出魄、放眼世界,冠为大自然保护协会亚洲主席,是谓区区国内俗人早已不在话下。又自诩风清扬,独孤九剑,天下第一,骨子里早把自个设定在人神之间。自戚戚也惟有束之道界之无穷大来自我约束,且思且过了。

   

   一只病猫哭耗子,几声道兄乐翻天。大骗子碰上小痞子,诳称同“志”;卖假货的遇上卖假药的,诡呼同“道”。开堂路演时升华成“道”,闭门喂猫时还原成“教”;摔桌子骂娘时那是“匡扶正道”,卷起裤管狼狈过河时那也得叫“足道”。甭管马云在什么境遇,凡能跟思想扯上边的,再经其上下嘴皮一合磨,都能以“道”字一言以蔽之。数度风雨,一路招摇,历久弥坚。直至某天终被一少不更事的伢儿惊呼:他没挽发髻,他没穿长衫,他不但吃荤还儿女成双福满堂。70年前,披着黄皮对国人横冲直撞,点头哈腰奉迎着日本“皇军”的部队叫“伪军”;无独有偶,如今,满口道义,却为了自身利益,惟日商唯唯诺诺的马云整冠纳履荣膺“伪道”,令人唏嘘。

 

   很难说马云扎的那一式经典太极POSE缓缓袭来的威力有多大,也很难说是谬证“伪道”?还是在看被“道”奸?依稀觉得用词过于柔和,但好在大伙儿心情都很矛盾,包括马云在内也都活得很纠结。秋风乍起,“风清扬”幻化成“星宿老仙”。隐约听闻有童谣唱:“星宿老仙,法力无边,神通广大,法驾美利坚”!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