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寒冰牛刀们砸不死任志强
2009-11-07 00:48:43
  • 0
  • 92
  • 102

时寒冰牛刀们砸不死任志强

文/刻烟

这世界真奇怪,乌龟就是比兔子跑得快。当赵高的后继者们也在指鹿为马时,有童谣唱道:任大嘴,放响炮,呼风唤雨牛羊叫……

有消息和短信不断发来,大意都是“PK精彩,刻烟,你这砖祖咋不说两句”云云。我有选择地回复:“审美疲劳,淡出圈外”。这跟当年小浪和一马青尘们为构架博客格局而咨询下问有些许不同,那会儿如果我携带搜狐网易四通天涯的千百站长编辑作家们入主了方兴东的博客中国,也就没了新浪啥事。同时代的丁磊早已盆满钵溢,连后时代的方兴东麦田们也都CEO了,是该觉悟到本身已过时了。其实,全网策动与通渠推广大抵都是为人嫁衣成人之美的傻事,至多事后被冠以“网站创始人,金牌推手,板砖宗师,网络纵横家”等等虚名。策推是技巧活,抡砖是体力活,基本都是吃力不讨好,小胖芙蓉周老虎们也不会致以谢词。这么些年倒是让那些混充名家的大尾巴狼和狂妄愤青们噤若寒蝉,使他们踏入网门时总感觉头顶悬着块斗大的砖,随时会砸下来。

做了几届砖赛评委,总觉得各编辑评论员与写手砖客们是一代不如一代,如今更是一水的土坷拉。以往的砖场众彩纷呈,码事如飞云,曝料似流水。有为一逗号洋洋扯蛋几十万字,有为一响P对掐七八年。纵横跌荡,于我本人而言,最为感伤的不是以一抵百砸瘫了某门户网站,而是十多年前与某哲学教授的两周划道,无论他怎么立论,我总是能驳倒,数日数十个回合后,他感概世上居然没有命题能站得住脚,没有定律可以依存,枉为人师,贻误教育纲本,误人子弟。稍日,郁闷加歉疚,发病不起而呜呼。同时还为一女星感怀。原本是我在针砭世事,嬉笑怒骂于娱乐坊间,她感发于射影之嫌,掺和进来,却临字如针扎,对句似刀剐,因抗打击力较弱,在疲于招架后长叹:被文字剥光了,你的评论象凌迟人的刻刀。几周后,她住院了,据说是精神分裂,再后来,她跳楼了。于是很长一段时间,由于内疚与自责,我愧于提砖。

这当口,兴许会有自认为是明眼人的角色蹦哒出来嚷嚷:你这不是扯闲篇,是在下蛊,你这分明是怂恿时寒冰牛刀们象你一样,把人家任志强往死里砸么。我倒不这么认为,同是吃房产饭的,既是03拐点论的始作俑者,又是炒房团的缔造者,就不作兴让人感叹几句。其实,拍砖不等同于评论,它不但是体力活,而且还是高智商滴干活。只是时不复古,当幼儿园的小Y头也举着粉拳喊着“我砸你”时,砖这个概念已经被谬论了。我一向不认为作家评论员们能拍砖,倘若没有七八、十来年的网络灵动底蕴,没有高屋建瓴般的远见卓识,没有全方位的经济哲学知识素质,大则不能洞穿实质,细则不能抠巴字眼,堆砌的论辞也就生巴干涩有骨无肉。当下象“时评论”和“牛评论”这样的评论员就多如牛毛,除了云山雾罩就只会死记硬干,通常没有历练过扯淡、捣蛊等淬火功夫,没有撒灰、挖坑使拌等花样把势,更没有砸拍掐等实战经验,一旦言语机锋观点碰撞,举起砖来也只能是需要掐架、肉搏的本能反应,至多也就象幼稚园那小丫样高举小粉拳以喊喝声来壮胆。

比如说会码俩小字的足记李承鹏,球也颠不了几个,甚至连什么是越位也不怎么明白,就恁是敢把所有的词汇和足球沾边,大有不用唾沫为圆球涂层膏垢就势不罢休的态势,时不时的会忽闪那双大眼,跟足协叫板,跟体坛报猛嗑,冷不丁的还会冒出一字一元的阔论。我就纳闷了,不外乎是足协和体坛报都没人了,可十几年前我的广告语和经营论词就已经达到一字百元,也没见有这般咋呼;又如博客教父方兴东,可以把网络前景分析得晶莹剔透,也可以集汇几绺伪文人假名家们挂上门楣并晾成尸干,但一触及真正的网络运营就挺而不举了;再如新华社娇子吴晓波,用几组数据加八卦就能把华夏态势剖析得淋漓尽致,抹点色彩就能致若干商业风流人物盖棺定论,一支破笔一搅和就是“激荡三十年”,一旦有人问及,你经过商么?卖过茶叶蛋么?他立马没词。

事实上这几位的文采都比时寒冰牛刀们强,而且都没有偏行来评房。李大眼至多嘟囔几声,球不济后再评房;方脚夫扎根于义乌商城,买卖商铺却不露半点风声;吴搅波不露声色,每年购置一套房,闷声发大财。饶是如此,他们对于房产,也自知自明是门外汉,不予议论。可时寒冰和牛刀就敢把自己当成房产门内人,动辄就是我这个预言差一点就实现了,差一点我这个赌约就赢了。除了八卦就是云山雾罩,蒙对了是你的错,蒙不对是你听错。若是你问他们自己有没开发过项目,有没有拧过瓦刀,知不知道沙漠里的沙子能否拌灰沙,晓不晓得10000元楼面价以上的项目容积率多大是利润最高的。他们多半是大眼瞪小眼,急了会歇斯底里地辩解昭示:我可是央视邀约的“专家”嘞。于是大家都被雷。其实,我也是一直很佩服央视央记的。中国房产企业数万家,央视央记为了搞到一个房产成本价清单,搞了十好几年还没搞准,难度系数居然比本拉登搞核弹还难,你不服都不行。倘若孙红雷在场,指不定会拍案大怒,《潜伏》让你们看白了。

任志强不搞潜伏,甚至不搞潜规则,相对于其他商人而言,他比较实诚。年前被潘石屹戏谑成“任坚强”,又差点被关进博物馆,也没见反击,可见老任的抗打击能力是如何之强。都说姜是老的辣,可也及不上名字取得好。鲁迅说:草爬的多,路就没了;按我说:“坚强”被叫多了,人也就皮实了。这次“时牛”进犯,就有些欺负老实人,专拣软柿子捏的意味。可从首回合交锋来看,“时牛”是被牵着鼻子走,坚强扔给它啥,它就吃啥,而且还象是被吃错了药,一直迷迷糊糊地在C章节P字眼里抠巴,就差被喊声“驾”了,这样下去,难保不会被任坚强当作“石榴”给生吞活剥了。这不仅赖于老任见多识广,卖个破绽,更有赖于其术业有专攻,基本功扎实。房产知识是老任的强项而不是软肋,“时牛”和老任比专业,无异是以卵击石,赶巧了至多是逮着点错漏麻了他一下,总不至于立马就狂喊“我赢了”,那就和江南慕容复坟头扮帝异曲同工了。倒是可以比划下码字儿,任志强码得钉是钉铆是铆,有板有眼,跌落纸间是一砸一个坑儿,大拙有根却朴实无华,很有质感;“时牛”基本也能算是入了文字门,可依然是打一下算一下的小学水准,大抵是“有鱼捉愚有虾抓瞎”,字里行间,品味不出诙谐调侃之收放有度,感悟不到延伸辐射的寓意禅境,甚至连字匠们起码该具备的珠玑动感也百觅不见,是既无动感又无质感。

双方盘道,“时牛”几乎不占任何优势,比拍砖是尚欠火候,比专业知识又如卵击石,比码字却又旗鼓相当。那么比实业,老任是靠造房发家:致富不用愁,发财有帮手,来得悠闲;“时牛”是靠评房吃饭:预测方知嘴臭,成名全靠作秀,有些得瑟。双方实业绩效是天壤之别,没法比,那就退而求其次比精神诉求。任志强通常是以言论来影响政策,争取政策空间,进而创造更大的财富;“时牛”则是以谬论及事件来博取眼球,为图谋人生际遇而孜孜不倦。看似大相径庭,其实又是半斤八两,同是追名逐利。

可见,以这两厮的水准,即便是群殴,要想砸死任志强也还是难。行文不佳,可以学,砖术不精,可以练,对房产的认知不够专业,也可以改进。没天赋不要紧,多吃脑白银就行,这本无可厚非。可是学练、改进都需要一个时间与过程,而且还要把握火候和掌握灵动性,等全部学成到位,恐怕黄花菜都已经凉了。眼下的确是火急火燎地需要个动响,双方也都想立分高下,依照现时双方的功力与火候,基本可以确信,双方对掐对垒的闹剧将是全裸秀,不外乎是你掐我一把我捏你一下,三天脱衣两天赤膊隔天泼妇骂街,间或贴身肉搏你啃我一口我咬你一下,一起打滚,满地找牙。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