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露鸟装B犯,何需暗杀
2010-08-09 22:28:32
  • 0
  • 0
  • 77
对露鸟装B犯,何需暗杀

文/刻烟

与鸟之缘,由来已久。记得打小就扶着鸟鸟撒尿,也记得有鸟不拉屎、鸟兽散等词儿。这不足为奇,且都是些上不得台面的东东。这本该隐晦的玩艺儿,避提之而惟恐不及,饶是三缄其口,却恁是有腥臊味直奔下三路而来……

淡出四通(老新浪)、网易、搜狐社区有些时日了,依稀记得任免的编辑、管理、首斑有成百上千,岁月沧桑,故人们大多能相见一笑泯恩仇。可破狐就有这么一玩主,今日破狐的站副方远路,在被正常撤职后的N年中一直耿耿于怀,近日还大放厥词,大言不惭地公诉是被俺暗杀。令人忍俊不禁,哭笑不得。人啦,不怕被贼偷,就怕被贼惦记,不怕抹黑就怕抹灰。于情于理,有必要梳理澄清一下。既还大家一个公道实情,也有利于嫩鸟们的成长是不?

话说还是文化和杂谈酷评的那些鸟事,这位主在长期治理版面管理论坛而不见成效后,居然把一口怨气撒在了全体杂谈版友们的身上,公开侮辱全体老杂们都是些鸟鸟,公然放出一只血红血红的鸟鸟,血淋淋地悬挂于正厅,其言意是----他管理的版面不景气,全是版友们不帮衬所致,全赖是老杂鸟们诋毁所致。这种拉不出屎来怪茅坑,晦人毁版的龌龊举止,实乃一鸟眩目,旷古奇闻。跟在家里饿死了自家孩子,却把死娃抬到闹市街口当中,说是社会不公而挡道闹事是一种德行;跟失心疯后,赤裸裸地舞蹈于街道闹市,对着妇女儿童不断抖弄自己鸟鸟毫无二致。

这种近乎疯态的歇斯底里的举止,惨遭扭曲而趋病态的心理,已然不适合再执掌论坛,何况把本应奉为座上客的版友们都给辱骂了,连论坛最根本的群体也摈弃了,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何谈治版,焉能继任。撤职是肯定的,至于怎么撤,撤到什么境地,那才是个问题。俺其实并没有那么狠辣,通常是抱着治病救人的想法去期许年轻人成长的。给一些颜面,施两级台阶,不一撸到底,不一棍子打死,给予一些空间,使年轻人能平复心境,对于成长型的ID们来说,劳其筋骨使其痛定思痛,多些坎坷经历也未必不是好事。年轻人露露阴,抖抖鸟,做点傻事,垂涎吓吓女人,都无可厚非。只要对做的事肯担当,能平心静气的面对判决,那都是可以救药的。因而俺心存私善对方远路的马甲们没赶尽杀绝,而是好生相待。发大兴的总在想,给些余地让你洗心革面后再重新做人,也不啻俺的一番苦心与厚望了。若是明事理的主儿,早该提篮相谢了。可事愿人违,不曾想自己是翻版了农夫与蛇的故事。

一意低调处置他,他却撒泼耍赖一大哭;一心向善包容他,他却勾三搭四闹版来。于是有了“老顽童”顽疾质疑,有了“谢饼撑”豆饼称称,还有了萧含雪夜上杂谈……俺就纳闷了,对方远路这么明显的举止,堂皇的勃逆,连瞎子都看得见,连脑白痴都能想到的结局,还需要答疑吗?这些基本常识,问一下你们隔壁但凡有三岁智商的,他们也一准知道。这不是他Y的无理取闹,没事凑前找抽,自己现世闹笑话嘛。装大尾巴狼也没有这么装的!俺郁闷了,你们说一个个毫无交集的外人被方远路糊弄来,又被平白无故地套上一个个现世宝的痴号,俺都为他们是否值得而焦虑了!

这事给小方搅得有些闹心,你带他玩吧,他玩不好,也不好好地玩,动不动就露鸟羞人;你不带他玩吧,他就撒泼打滚,哭天抢地,急了就用小手拽着他兰姑姑萧阿姨们的裙边来兴师问罪。你对他一凶,他就钻到女人怀里一把涎水一把泪水。这都叫什么事嘛,俺都不知道该去问谁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既要露鸟,又要装B,这多矛盾;一会儿硬挺,一会儿又怂,这多扭曲。纠结象万花筒,花头如样板戏。

还是古话说得好哇,打人莫打脸,杀人莫伤心。可是对露鸟装B犯方远路来讲,你是给他脸,他偏不要脸;你抬举他,他偏偏就不识抬举。正所谓:失心疯徒狂抖鸟,歇斯底里穷装B,一嘴哈喇一脸泪,满地打滚竞撒泼。

譬如,事隔多年后,隐痛N日的方远路近日就于公版振大肠般地振出一句:“我是被无良烟头给暗杀的”。这话搞得俺很尴尬。俺忽忽地成杀手了,又然然地被无良了。简直是欲哭无泪,欲笑无声。这不是睁眼说瞎话嘛!光明正大公开地撤你职,要说杀也大抵算是明杀,而且是咔嚓咔嚓地的明杀。掷地有声抡刀有力,向来是俺光明磊落干净利落的做派。你咋不更厚颜无耻些的凄凄说:“我是被烟头给捧杀的”呢?觉得你内心有晦涩的苦楚倒是真的,真没必要扯到有良无良上去。为了点虚荣与自慰,又何必把自己拔高成需要被暗杀的身份上来。做人做事说话都得靠点谱!

那时俺还真没空多鸟鸟你,一只手得把空占茅坑跳大神的你给拨开,还得腾出一只手把网易搞得天崩地裂,支柱颓废,撬挖几十个网人来。同时要创些环境拉开些空间给他们,只是小黑成事不足的功力、水土不服的耐力让人有些沮丧。按常理,杂谈这个尚有根基的单个老坛,快速运转并继而火爆也至多是一两周即可见效的事。这比俺当初开荒缔造易网163要简便万倍,至于对破狐的水土适与不服,在之前俺单枪匹马闯破狐,即便万般险恶,没有丝毫空间与语境,也轻松而快速地立稳脚跟,正好说明了土壤适应问题。对版面的医效与药效,看来,实在是不能以俺的功力火候标尺与手法功底标杆来衡量他们是否合格与高超。

看似扯得有些远,但其实都与经营版面的功力火候技巧策略有关。看看你目前整版,一三五如痴,二四六似醉。逢单号就鼓噪,要62们来仰望你这颗鸟星;遇双号会干嚎,要鸟毛们一起哀鸣民生;一到礼拜天就便秘,悲呼搞坛子要等,等便了N月后就泌成南方周末。白天说梦话,夜晚说白话。其实那傻话B话都无关紧要,但行为上要靠谱,意识上要掂清自身分量,这些比较重要。否则永远难成气候。你理坛就理坛,治版就治版,老男人没事别尽象祥林嫂一样,心眼里容不下个沙子,有犊子没马尿的都要扯上俺一腿,俺又不是大灰狼,叼走了你家孩子,值得你如此后怕。其实你根本没必要为俺明杀你而纠结N年,死在俺烟头手上,还真的是你前世修来的福分。俺虽名不如老榕,形不如芙蓉,但俺还粥是比你强,方方面面都比你强数倍。甭不服,相对俺而言,说文你不能文,说砖你难砖,说智你半智(有点不阴不阳的在背后、事后捅刀子的小伎俩),情滥资浅,不通幽顽风趣,秉性狭隘阴暗,现实品德欠佳,网络操守欠妥。印象中的你,除了能撩拨一下脑白痴的傻妞外,一无是处。都把自各折腾成鸟了,还要插根葱装象,妄自菲薄诳论民生,也就几个智商比你还低级的ID在那跟着瞎起哄。俺在四通、海瀛威争议民生、推广议题与众媒体抗衡最终被封杀时,你Y还不知道什么民生吧?俺在和网络几巨头探讨B2B、C2C时,你Y还不知道什么叫网络吧?俺创建论坛时,连娃里面也没你。俺搞全互联平媒数字链动时,你Y的鸟还没抖动。俺玩了N拨潮水,都上岸了,你还没下海。什么时候等到你这后等的半智酸妇也嚎民生了,那天下也就民不聊生了。

俺治理社区论坛,通常都是数个版面立马见效,立杆见影,可以百多种策略不断,策划思路层出不穷。这也难怪,你原本就没搞过策划,硬要你上策略的确很难;原本你就不经商,需要你用商略来经营版面是难上加难;经营批发户常常称:“只要是你兴建的市场,即使是在天山顶上,我们也相信肯定火,砸锅卖铁也要去买商铺”。做论坛版面其实也同理,只要思路策略运用到位,啥资源啥条件都不重要,只要有人脑与智商,即便再荒野再偏僻,也会立马火爆。治坛理版,不是象你只等再要三靠。你鸟不拉屎了:除了要政策就是要条件;你鸟语兽言:除了要待遇就是要空间;你鸟撞门楣:除了推托,就是埋怨;你鸟尽弓藏:依托于板油却又羞辱板油。你本该笨鸟先飞鸟枪换炮,而不是于惊弓之鸟之后又如怨妇般小鸟依人。倘若有招你早就使了,没有几个呆瓜在你空吹泡泡后还干等守望,没有几个SB会于你一筹莫展中还陪你干耗,你不懂招商引资,就触类不到招编引文,你不懂炒铺聚商气,就旁通不了炒议题聚人脉……智商和策略是与生俱来的,恐怕你加上来生也是难以企及俺的一二。等你某单一方面水准能达到俺一半时,你才有营造出好版面的可能。你各方面都是个半儿瓢,就瞎扯虎皮乱拉大旗,学了点俺的皮毛,就数典忘祖,随便招摇,哪里还能轮到你去呼什么民生搞什么议题?于虚拟你不就是想有个坟头儿供着你玩把票,于现实你无非就是想找一地儿瞎喊口号,于内心无非是希望有傻男痴女仰你鼻息、望你这鸟星。

俺轻屑笑对,对死定的露鸟装B犯,还有必要去暗杀吗?上帝发笑:跨出那一步,就注定要死了。佛曰:露鸟必被割,装B必被戳。芙蓉说:方氏前露鸟后装B,这造型也忒难看了。众鸟粉们齐呼:不是暗杀,是秒杀,秒杀,杀,杀杀……如今,智商都弱到被杀了还要把尸体凑过来让人剥皮抽筋的鸟,也要扛起民生的幌子揽起瓷器活。很难想象,都已经彻底装B了,也还想硬起那幻觉中的金刚钻!也真难死你这等水鸟了!无B露鸟,无钻揽活,我看这大煞风景的事就算了吧。倒是可以憧憬憧憬,方远路满脸哈喇,用稚嫩的小脏手,撩开他兰姑萧姨的裙,指不定那才是风景。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